华医学

从感冒看治病方略

作者:李朝龙


感冒是最常见的疾病,也是令人无赖的疾病。千百年过去了,感冒的流行像魔鬼一样折磨着全人类,据统计,因流感而丧命的人远远超过了同期世界大战的死亡人数。可怕的事实促使我们要发问,是病毒厉害还是医学无能?

早在1892年,病毒就被伊凡诺夫斯基发现了。一心想杀死病毒的研究一直在进行着,但收效甚微。抗病毒西药种类不少,但多数令人失望。究其原因,说是病毒变异太快。

▲流感病毒


有大量微生物寄生在人体内,与人相安无事,包括病毒在内的微生物是人体不可或缺的伙伴,在活体的腔道内维持着它们的生态平衡和生境稳定。微生物的种类、数量、比例与人体健康密切相关,故维护体内微生物的生态平衡是保健的重要措施。气候骤变、过度疲劳、精神紧张、饮食失常、病愈之初、滥用药物等,都容易造成内生态失衡,从而导致体内寄生菌生乱或外来微生物“乘虚而入”,引起显性或隐性疾病,感冒也是这样发生的。

西医的主旨是寻找病因和病因疗法,在抗击细菌方面有了一些成就。但是,在大多数病因治疗上尚无良药、良方,尤其在免疫性疾病、代谢性疾病、退行性疾病和病毒性疾病方面尤为突出。西药的并发症或终生服药的烦恼大大降低了西医的威信,很多人担心化学合成药品可能改变正常人类基因,降低人对自然的适应性和抵抗力。一位养賽鸽的能手告诉我,那些吃过抗生素的幼鸽,成年后的竟賽能力很差,参加300公里的比赛时,大部分飞不回来。这一现象提示我们,发育过程中的儿童使用抗生素必须慎之又慎,其安全性应长期追踪、评价。

中医有许多天然药物可用,但很多医生并未能找到良好的配方法则,也未真正掌握辨证施治。领悟中医理论实属不易,经典理论在传承过程中的偏差和误导比比皆是,例如中医治则中的“标本兼治”、“异病同治”、“顺之而治”被肢解了不少,而“先治标后治本”、“同病异治”、“逆者正治”等有些喧宾夺主,派生出许多不利于中医传承和发展的枝节。“异病同治”是中医治则的精髓,是中医从复杂走向简单的捷径。

在医圣张仲景的经方中,可以找到一些异病同治的好方;例如“小柴胡汤”,方中7味药搭配精良:有苦、寒清理药柴胡和黄芩;有甘味补益药人参、大枣和甘草;有辛味运化药半夏和生姜;而且这些药都是类药中的精英。后人在应用小柴胡汤时逐渐突破了专治“少阳病”证的陈规,在内、外、妇、儿各科广泛运用,包括发热、呼吸道炎症、胃肠道炎症、伤寒、病毒性肝炎、心肌炎、慢性泌尿系感染、慢性肾病、多发性神经炎、过敏性鼻炎、梅尼综合征、多种皮肤病、小儿厌食、小儿顽固性咳嗽等30多种疾病

小柴胡汤历经两千多年,至今仍然是经方中的经典,是“异病同治”的光辉典范。如果多几个这样的类方,中医治病就会简单许多,进步会快很多。


西医不分男女老幼,不分体质强弱,不分病程长短和病情轻重,都是异病同治;例如,无论肺炎、肠炎、阑尾炎、膀胱炎、盆腔炎,只要是细菌感染都用抗生素,都能奏效。有人说西医治标、中医治本。实际上,病因疗法都是治本,都是抓主要矛盾。在治病时严格区分标与本是件不易之事,也没有必要。我们学过毛泽东主席的矛盾论,懂得矛盾是可以转化的,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在一定的条件下可以互相转化。

人体每时每刻都在变化,自己在不断地调节状态,很多小毛病都是人体自己调好的,例如普通小感冒,不吃药也会好,只不过是慢一点。医学的主要作用是协助人体调节异常状态,主要包括三个方面:1,帮助人体清除毒物、废物和多余之物;2,帮助人体补充所需物质;3,帮助人体维持管道的通畅和流体的运化;华医学简称为“清、补、运兼用”方略。小柴胡汤具有清补运综合作用,不是针对哪证哪病,而是“和解”效应:和其不和、解其争斗。故小柴胡汤是中医“和解剂”的首要方剂。简单地说,小柴胡汤的和解作用就是平衡阴阳,其药寒热并用、补泻兼施、上下同治。此与“辛温解表”治疗风寒感冒,或用“辛凉解表”治疗风热感冒形成了鲜明对比。把药性相同的药堆放在一起组成一个处方,其效果单一,不可能实现“标本兼治”,急病速治效果。而且,稍有用药不慎就会造成病证传变,例如由感冒变成肺炎。

我不赞成“急病先治标”的说法,中药复方完全有能力同时进行标本兼治,而不必“急者先治标,缓者先治本”。这种“标本分治”的做法完全违背了“治病求本、标本兼治”的《内经》精髓。在传承、发展中医药过程中,必须去伪存真、推陈出新,最为重要的是理论导向。有些人根据季节搞了许多感冒方,看起来很有学问,听起来很有道理,实际上是复杂化了,医生也未必能运用好。如果用一个字来概括感冒,就是一个“寒”字,英文称感冒为“cold”,直译为“寒冷”。如何对付“寒”呢?我们可以从“伤寒论”中找到准确答案:“干姜甘草汤治寒(桂枝甘草汤治悸、芍药甘草汤治挛)”。我没有用“解表”法治感冒,而是用甘草干姜汤“温里驱寒”。我们的临床实践表明,温里驱寒治感冒比解表法更快捷、更有效,华医学群和流体医学群里的人都体会到了。可以预料:姜草汤温里驱寒理念,将给治疗感冒和流感带来崭新面貌,正如许多人所说:“有了姜草,以后再也不怕感冒和流感了!”

元月14号,一位朋友在微信上告知,他感冒后畏寒、头重、喉咙发痒、咳黄色痰。于是他自己开了一个方,用干姜、甘草各30克,黄芪、鱼腥草各15克,服药后觉得全身怕冷,开始发热,痰咳不出来,求助于我。我把姜草治感冒的节目和文章发给他看,他意识到自己画蛇添足了,于是立即去药店买姜草,当晚吃了一次,次日早晨感觉好了不少,到下午基本痊愈。此案例提示我们不要随意变更原方。还有人将干姜换成生姜,我要提醒一下:中医认为,生姜是解表药,强于发散风寒;干姜是温里药,专散里寒

中医有数千年的用药经验,又有很多经方、验方,后人在继承时必须推陈出新,若能参考现代中药药理学研究进展,也许能锦上添花,开辟中药运用新天地。中医药面临与日俱进问题,老生常谈、毫无新意的说教不会推动中医药的进步。智能化时代已经开启,使医学诊断受到了挑战。然而,能治病的好药和好方还不多,解决不了治疗问题。研究更多的异病同治的好方,才能真正实现智能化医学的临床作用。


—— END ——
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