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医学

我的医学梦——百姓自己做医生



李朝龙


在我从医四十九年、即将步入古稀之年之际,顿时觉得有了几分紧迫感。时间从来不等人,而我总是想超越时间。作为一个医生,觉得有太多太多的事要去做,有太多的病人在期盼我们出手相救。我不时地问自己,医生的路在哪里?

当我出版了《华医学纲目》一书后,觉得对中西医融合有了一点信心;在一片赞扬声中顿生一念——把中医现代化提高到一个新水平。终于在2016年末出版了《中医流体学理论与实践》一书,我的心平静了许多

不久,一股强烈的愿望从内心升起,打破了刚刚平静的心:让百姓自己做医生,从根本上改变医学现状。于是,我尝试开办微信讲堂,讲解中医流体学。在八十多天的时间里,学员不断增多,热情不断高涨,使我看到了百姓对医学知识的渴望。其中有一对年过古稀的夫妻,他俩的学习精神令我鼓舞不已,他们说一定要把中医流体学学到手。我似乎看到了中华医学光辉灿烂的明天,更看到了健康中国的希望。

于是,我决定再写一本地地道道的百姓自学的医学书,更简单、更直白地演绎活生生的人体。经过一百八十个日日夜夜,一本以“清补运调节阴阳”为核心的大众医学书稿终于完成。

我相信,有了这本书,普通百姓自己做医生将不是梦。当他们、当全世界百姓都认为自己能把握生死大权、活出尊严、活出健康的时候,医生要做的事就越来越少了。

我该去干个啥呢?到山里种中药去吧!

2017年7月13日


——   END   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