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详情

华药让他们有儿有女“好”家庭

来源: 本站 作者: admin 发布时间: 2019-09-28 14:57:37 浏览次数: 147
俗话称,儿女双全福满堂。在中国的传统里,家有儿女为人生一大乐事。但几年前,对小谢一家及小苏一家来说,儿女双全是“老、大、难”的问题。

俗话称,儿女双全福满堂。在中国的传统里,家有儿女为人生一大乐事。但几年前,对小谢一家及小苏一家来说,儿女双全是“老、大、难”的问题。

2004年,太和的小谢和妻子结婚。当年妻子怀孕了,当两人都兴奋无比的时候,妻子却流产了,次年也是如此。为了弄清楚原因,两人到医院检查。结果发现小谢染色体异常,加上有早年就发现的心动过缓的老毛病;而妻子则发现支原体和衣原体阳性,并有抗心磷脂抗体阳性。

“你们基本是不能怀孕的了”,大医院的医生对两人说。虽心生失望,尚年轻的两人没有放弃,吃了一年的西药,但仍没有结果。

2007年初,经舅舅介绍,小谢找到李朝龙教授。虽然李教授表示两人的情况想怀孕比较麻烦,但仍有希望。

妻子抱着“死马当活马医”的心态,每天坚持喝李教授夫妇开的华药。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,才喝华药半年,小谢妻子便怀孕了,这下乐坏了一家人。2008年2月,小谢的女儿出生了,白白胖胖的小姑娘足有8斤重。

2011年,小谢却再次找到李教授。原来小谢是农村户口,按照政策还能生育第二胎,他想再生一个儿子,刚好凑一个“好”字。虽然小谢的检查报告显示染色体正常了,但妻子仍是抗心磷脂抗体弱阳性。

女儿的出生让夫妇俩对李教授充满信心,果然同样只是喝了半年华药,妻子便怀孕了。曾两次流产的她担心再次发生,怀孕初期仍坚持喝华药。有人则问了,怀孕喝药会不会对孩子有不好的影响。结果正好相反,华药不仅不会产生副作用还能保胎。

2012年,妻子顺利生下7斤重的小儿子。如今家有儿女,身体健康的小谢倍感幸福,也特别感恩,自己心脏毛病也是李教授治好的。

1999年开始,小谢经常心慌、胸闷,自己都能明显感觉到心跳的紊乱,时而很慢时而很快。原来由于心脏传导阻滞造成小谢心律失常、偷停,最慢的时候每分钟心脏只跳35次,随时都有晕倒的可能。

医生建议装心脏起搏器,但装起搏器后的禁忌非常多:不能坐飞机、不能游泳、不能做B超检查、不能做剧烈运动等。当时小谢只有28岁,如此年轻却要被“心”所束缚,他说什么也无法同意,只好断断续续吃西药。

2007年小谢请求为自己治疗不孕症的李朝龙夫妇,希望也能治好自己的心。连续吃了3个月华药后,小谢再检查时心脏已经完全正常。直到现在,心脏的毛病也没再犯过。

广州江高的小苏一家如今也是幸福美满,有儿有女。想起从前因为孩子的问题过年都不敢回家,小苏禁不住大笑,“多亏了李教授,才有我现在的幸福啊”。

1995年,小苏与丈夫结婚时只有23岁。年纪尚小且与丈夫都有继续进修大专、本科的打算,所以两人都约定等毕业之后才考虑生小孩。谁料,毕业后两人打算要小孩时,情况却没那么顺利。

检查发现丈夫和自己的身体都有问题,特别是小苏,一侧输卵管堵塞,另一侧也并不通畅。医院开的药吃了,妈妈从乡下要来的“偏方”也吃了,大医院去了,“妇科圣手”看了,都没见效果。

最让两人头疼的是过年。亲朋相聚热闹,长辈都追着问关于小孩的事情。两人实在熬不住,有几年不敢回家过年。

2003年两人结婚第8年,孩子的事情还是没有着落。两人渐渐从失望到不再抱有“幻想”。

小苏工作的领导偶然间问起她孩子的事,便介绍当时在南方医院工作的李朝龙教授夫妇。虽然不抱希望,但试一试也无妨。

李朝龙教授及其夫人黄教授应用华医学理论为他们诊治,丈夫的情况主要是精子不足,对应华医理论中的“亏、阻”;小苏的情况主要是气血不通,对应华医理论中的“毒、结、阻”。得出结论后,李教授为其丈夫开方,黄教授为小苏开方,兼用“清、补、运”原则。

2004年,两人同时喝华药还不足1年,就传来小苏怀孕的消息,而且怀的还是双胞龙凤胎!2005年,在小苏夫妇结婚的第十年,儿女出生了!春节时她们神气地带着两个小宝贝回家点灯去了,一家老少的喜悦难以言表。

李教授说:“我给许多不孕不育家庭圆梦的同时,让我分享到了他们的幸福,也给社会带来了安宁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