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详情

我愿意给李教授当丫鬟

来源: 本站 作者: admin 发布时间: 2019-09-28 15:11:21 浏览次数: 166
“我愿意给李教授当丫鬟” ——华医学创始人李朝龙让晚期乳癌患者活过五年

“我愿意给李教授当丫鬟”

——华医学创始人李朝龙让晚期乳癌患者活过五年

晚期癌症病人身体固然承受着疼痛,内心的痛苦也是不容忽视的,一旁守候的家人亦是如此。因此越来越多的医生提倡在治病救人的同时也要“救心”。这也是华医学创始人李朝龙教授一直倡导的。

2006年3月,时值39岁的何女士在广州某医院检查患有乳癌,住院后进行了3次化疗。眼看十几个乳癌病友化疗后复发、甚至半年内去世的,她被吓到了,心里总想着“我会不会也像她们那样呢”,便匆匆办理了出院手续。

6月27日,在姐姐的引导下,何女士找到在韶关任职的李朝龙教授。何女士的乳癌已属中晚期,李教授建议何女士立即做双乳切除手术,考虑身体耐受问题先进行左乳切除术。

何女士不敢延误,第二天住院,第三天就实施了左乳癌切除术。手术非常顺利,术后护理得当,加上何女士喝华药,身体恢复非常快,术后不到1个月,她就出院了,李教授叮嘱要坚持吃华药。

何女士却没有听从李教授的医嘱,术后康复神速使她有了侥幸心理,产生了“感觉自己好了”的想法。这都是出于对李教授的依靠,李教授精湛的医术让她很放心,她相信无论自己出了什么问题李教授都能治好。

半年后,何女士复诊,天性爱美的她拒绝了右乳切除手术。何女士的坚持让李教授无可奈何,他非常明白这是日后复发和转移的后患。

果不其然,2007年3月,何女士的乳癌转到了右乳。这时,她才接受了右乳的切除手术。手术后的恢复依然很顺利。

就在这时,她得知化疗时相识的十几个癌友都已去世了,对癌的恐惧一瞬间被放大了无数倍。她没有细想,没有和姐姐商量,也没有咨询李教授,2007年年底何女士在相熟朋友所在的医院进行放射治疗。

让何女士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为“鲁莽”的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——放疗让她患上了极其严重的放射性肺炎和胸部皮肤溃疡。整个胸腹部的表皮早已不见踪影,取而代之的是无法遏制的溃烂——红肿、烂肉、血水、渗液充斥其中。

她不敢踏出房门一步,怕受到感染;她不敢穿衣服,只用纱布轻轻地裹一层,怕摩擦伤口;她不敢翻身,怕弄伤伤口,只能强忍着疼痛一动不动。家人看到她的惨状,都不忍直视,眼泪止不住地流。

在一家人面临崩溃之时,李教授的话正可谓雪中送炭。他让其家人取新鲜的马齿苋取汁,用汁液喷洒伤口。因为马齿苋具有消炎、收敛及促进细胞生长的作用。一家倾巢出动,全城“搜刮”马齿苋。

由于姐姐及工人没有医学知识,即使是灵丹妙药如果操作不当作用也不大,如果能请到既了解何女士病情的专家前来治疗是最好的方法。李教授就是第一人选,但身居高位、工作繁忙的他能前来吗?为此,姐姐心理忐忑不安,打电话前不止备好了说辞还作了被拒绝的心理准备。

再次让家人没想到的是,李教授二话不说就答应了,第二天就从韶关赶到何女士佛山的家中。

由于家里的床不像病床能调节高低和角度,李教授只能弯着腰半跪在床边,帮何女士清理溃疡。他先喷上麻药,然后一边清理腐烂的肉块、渗液,一边喷洒马齿苋汁。为了不让何女士感觉太痛,李教授都是仔仔细细轻手轻脚地操作,整个清理过程,需要2个多小时。

何女士的母亲已经七十有余,患有糖尿病及高血压,眼看女儿遭受这样的痛楚,有几次都忍受不了而晕倒,后来也是李教授运用华医学为老母亲诊治“五高症”,获得满意疗效。

何女士看着年近六十的大专家大教授每次都亲历亲为,如此细心、耐心地为自己治疗,坚强高傲的她泪眼汪汪地对李教授说:“你的恩情无以为报,下辈子我给教授做丫鬟吧!”

这样的清理,李教授每周会进行2~3次,直到李教授到国外出差。李教授出国后,何女士只好到当地医院求助,当看到她如此严重的溃疡,医院都不愿意收治,医生们只是进行简单的伤口清理,他们面露难色地说:“这种放射性溃疡有些人一辈子都好不了的,你们找谁都一样。”

但这些话没有吓倒何女士,在家人的护理下她一直坚持着等李教授回国,便到韶关李教授所在的医院住院。

李教授总共为她进行了8次的手术。某次植皮手术后,何女士偷偷溜回家为准备中考的女儿打气,结果回院时新的植皮坏死了好一部分。为此,李教授总是开玩笑说何女士是一个“不听话的病人”。

每周仍是要进行2~3次的清创,即使有主治医生在,李教授依然一如既往地亲自为何女士清理溃疡创面。

在李教授的巧手下,原先“烂”得惨不忍睹的胸部,慢慢地不再发炎,肉也不再溃烂,皮肤逐渐长好,继而愈合。神奇的是从始至终,李教授没有给何女士使用任何抗生素,何女士也没有出现过明显的感染。

2010年年底,当何女士康复出院时,曾断定她“一辈子都好不了”的医生都无法置信。

重获新生、重获自由的何女士,精力充沛,面色红润,能吃、能喝、能睡,还开车到处游玩。坚信自己“痊愈”的她再次忽视了李教授多休息、坚持吃华药的劝告。要强的她,还开了一个餐饮店,从考察地点、设计、装修、采购都坚持自己接手。

 

幸福的时间并没有很长,不注意休息、不坚持吃华药让何女士吃了生命中最大的亏。

2011年10月,何女士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,经检查才发现肿瘤已转移至淋巴,特别是胸内淋巴结和颈部的淋巴,使她无法走路、站立,头也不能转动;胸部有积水,压迫着她的气管,使她不能平躺只能坐着。

眼看何女士的身体每况愈下,李教授开华药时加重了药量,浓缩熬出来给她服下。喝了3剂后,何女士的脖子能如常扭转了,也能站起来到处走动了。

医者父母心,即便何女士的病情如此严重,李教授却不曾有放弃的想法,也从来不在病人和家属面前说任何“无法治疗”、“不行了”的话。然而无休止的气促、呼吸困难和无法入眠的日子不停折磨着她。最重要是心中对家人的亏欠。自生病以来,父母、兄弟姐妹甚至工人全都为了照顾自己东奔西跑,身体劳累不说,心理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

这一切让她决定“向死而生”——并不轻生,命是家人和李教授千辛万苦救回来的;但也不强求挽留。何女士立下遗嘱,并和爱人商量好女儿及自己后事的安排。

这一天,天气出奇地好。何女士醒来后,让护士帮忙仔细洗了脸,刷了牙,整理好了衣服。看时间尚早,她又闭眼睡了一会。然而,她这一睡却再也没有醒过来。离去时,何女士是那么安静祥和,服用华药的缘故使她她的脸色保持着红润,豪无病容。

按照何女士生前骨灰撒落大海的意愿,李教授还特意安排了船只载着家属去公海抛撒骨灰。

家人感概地说,“总算如了她的愿,离世时不是很辛苦,面容也那么漂亮,让骨灰随大海漂流,继续环游世界。这一切都多亏了李教授,使这位晚期乳癌存活了五年多,让她离世前仍能保持生活质量,保留生命的尊严,对高傲的她来说这一切非常重要,对我们家属来说也非常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