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详情

激素,是魔鬼还是天使?

来源: 本站 作者: admin 发布时间: 2019-10-08 16:51:38 浏览次数: 139

激素是高度分化的内分泌细胞合成并直接分泌入血的化学信息物质,它通过调节各种组织细胞的代谢活动来影响人体的生理活动,它是我们生命中的重要物质。临床上常以激素水平的测定做为诊断某些疾病的依据,并将许多激素做为治疗药物应用于临床。

狭义的激素——糖皮质激素,它在体内由肾上腺皮质分泌。由于作用广泛,它被制作成激素类药物,常用的有地塞米松、泼尼松、强的松、可的松等,作为一种药效迅速明显但副作用也同时明显的药物,一直以来备受争议,而且越来越被患者拒用;例如,非典那年,大剂量的使用糖皮质激素治疗SARS,起了一定作用,降低了病死率,但也带来了一些令人害怕的副作用,许多病人股骨头坏死、肺纤维化,以及其他恶果,保住了生命,但这些人残废了,留下终生痛苦。

长期大剂量应用激素的副作用很多,如体内水、无机盐、糖、蛋白、脂肪代谢发生紊乱,出现满月脸、向心性肥胖、多毛、无力、水肿、高血压、糖尿病、低血钾、诱发溃疡病复发或溃疡穿孔,诱发或加重感染,骨质疏松或骨坏死,还引发肿瘤等。也正因为如此,很多人往往谈激素色变,很多病人拒绝使用激素治疗,视激素为“魔鬼”。

糖皮质激素曾被称为“救命激素”,在很多严重的急症,病人自身难以抵抗疾病的时候,使用糖皮质激素往往可以起到奇效,例如在救治急性过敏性疾病:重症哮喘、过敏性或中毒性休克、间质性肺病急性加重,急性肺水肿,成人呼吸窘迫综合症等。

肺间质纤维化,是一种能导致肺功能进行性丧失的严重的间质性肺疾病,是肺间质已经结疤或瘢痕形成,这种病变一直被西医认为是不可逆的。中山的李某,男,66岁,患有肺间质纤维化9年,曾辗转中山市、广州、北京等大医院及著名专科医院,经中西医治疗达7年余,包括激素治疗,但咳嗽症状一直没有缓解,并且病情越来越严重,病人陷入了绝境。直到2015年10月1日,通过朋友介绍得知李朝龙教授专治疑难杂症,特寻求李教授救治。面诊时,病人自述:曾在北京一家有名的中医院治疗一年,无果,又到广州某大医院呼吸内科治疗,服用西药一年多,咳嗽依然没有缓解。后又找到广州某大医院名中医主任医师治疗,服用一年多的中药依然无果,咳嗽还是控制不住。平常咳嗽持续十几分钟很常见,最长咳嗽时间可达40多分钟,喘不过气来,真是绝望了!2014年4月17日在小榄某医院住院,医院报告:双肺下叶部分肺间质纤维化、双肺间质性肺炎、2型糖尿病、高血压。李朝龙教授详细追问病史,仔细看过CT片和各种化验单据后,对病人说:你的病虽然时间长,在我看来还是有希望治好,只不过服药的时间会长些;平常注意不要受凉,避免感冒,停服其它药物。

病人服用李教授开的三剂华药后,咳嗽减少了,精神和睡眠好多了;服食15剂后,咳嗽很少了,身体有劲了。他坚持原方服用半年后,跟正常人一样了,病人直呼:李教授是神医,一张药方没有改过,就根治了世界上很难治愈的肺间质纤维化,神乎其神!随访至今已四年没有复发。

李朝龙华医学认为:气路直接与外界相通,容易受到空气质量的影响,所以最容易出毛病。咳嗽是最常见的气路症状,寒冷或过热的空气、污染重的空气、有毒的气体、烟雾、病菌、痰液、炎症等刺激气道和胸膜的时候,都会引起咳嗽。所以说,咳嗽是人体排出异物的保护性反应。短暂的咳嗽说明身体已经清除了刺激物的干扰,持续的咳嗽说明还有刺激物存在。咳嗽属华医学的毒态、阻态,李教授选用的制方原则是自己发明的清补运配方法则,即以运气血为主,加上清毒、补精神,用意在于调节阴阳平衡,专注清、补、运药搭配运用,以激发超常的生物学效应,使阴阳失衡状态很快改善,患者的过敏体质得以纠正,难以治疗的特发性肺间质纤维化因此而愈。这种病是自身免疫性疾病,华医学的临床实践表明,中药治疗此类疾病有独特效果,归功于华医学的配方法制——清补运兼用。

李朝龙教授用新的思路改变现有中西医存在的问题和困境,他创立的全新医学体系——华医学、中医流体学,从新的视觉观察人体的动态变化,研究流体运化规律,用16个最简单而精辟的汉字诠释人体生命科学,包括:阴阳新论、流体动态论、中药新论、健康异常状态论及其清补运调节法则。李教授选用人体内的流体作为中西医结合这座桥樑的主体和纽带,促进中西医融汇贯通,共同奏响人类健康医学最动听的乐章,实现国医现代化、国际化、大众化的伟大梦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