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详情

【李朝龙讲病例】日渐“麻木”的女人

来源: 本站 作者: admin 发布时间: 2016-04-23 16:45:04 浏览次数: 76

全身日渐麻木的女人

行走在死亡边缘的女人

如何凭一张发黑的舌头照片死里逃生

请听李朝龙教授细细详说

 

 

李:病例还是比较多的,因为治疗过不少人家不愿意治、治不好的病。之前就职医院在大厅里面放了我的介绍,介绍前面都说外科,后面有一句话“专治疑难杂症”。有些人往往前面的话他不看,他就看后面那一句,所以这样的病人找我的就很多。刚开始,一个上午我从七点半开诊到下午一点多钟,要看一百一十多个病人,右手写处方写的拿筷子都拿不起来了。后来转到另外一家医院,一个上午限制45个号。结果多数不是来看外科病,百分之九十几都是看非外科疾病,而且很多都是有难度的,就是促使我必须去攻这个目标。在这个过程中,通过和患者的共同努力,才治好了不少的疑难杂症,自己也觉得是一种享受,对患者来说也是很有帮助。下面说一个例子。

一个佛山的病人,她到香港旅游的时候吃错了东西,结果肠胃不适合,回来就腹泻了,腹泻了一段时间还有些发低烧。过段时间后,从脚下开始,她觉得麻木,一直慢慢地像蚂蚁爬树往上,从脚底麻到大腿的时候,她才到医院去看。

患者:2010年8月,我全身的肌肉酸酸疼疼,从指尖开始感觉麻麻的,后来过一天再麻一点,慢慢一直麻上去,每天上一点,到骨盆的位置,走是可以走,但就感觉两条腿像穿了石膏一样,然后就无法排便了。

患者女儿:她无法排便,我就知道她的神经应该是出现了一些问题,她的脚也是没有感觉了,她还说可能有些进不了气。

患者:当地的医院怀疑是格林巴利综合征。

 

李:格林巴利综合征是什么病呢?它是一种神经系统的免疫性疾病,而且是神经系统脱髓鞘性疾病。所谓的神经髓鞘就像我们电线外面的那层绝缘塑料,使神经的生物链能沿着一定的路传导。神经髓鞘的功能出现问题,就容易乱放电出现神经传导不好,感觉就不灵敏,出现麻木。

患者:当时我已经麻到胸口了,感觉到有点闷气。我听医生们说治这个病比较麻烦,一个是可能用很多钱,第二是病例比较罕见,治疗效果如何医生都不太保证,最后可能要把血管切开,可能我已经在那个(死亡)边缘了,就刚好这么两三天。

 

李:她最后不得不插管,用呼吸机帮助呼吸,用基础治疗。还有就是把她的血浆换掉(血液里有两种成分,一个是血浆和血球),保留血球,把那些所谓引起这个病的致命物质,通过换血浆的办法去掉从而把病治好。这个疗法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很难。病人呼吸很困难的时候,全家人都很着急的。她女儿又是学药的,学了些医学基础,她上网查资料,知道妈妈很危险了。

患者女儿:2010年我上网查的时候,基本上没有怎么提过这个综合征,可能几十万人都不会遇到一例,我妈真的刚好就是“中奖”了。

 

李:病人丈夫一个从小一起玩的同学,姓梁,他认识我来找我。当时我也没看见病人,病人在ICU抢救。我说这样吧,我想看看她的舌头什么样,最好照舌头的照片然后传过来。他照了,传过来给我一看,病人舌头发紫,气血很不通畅,病情较重。

患者:找到教授以后,拍了舌头发过去给他看,教授就给了我一个很大的信心,他说华药应该挺有把握帮我调整过来。

李:那我就开个方吧,就用短信的方法给她开方,发过去。她吃了一剂以后,就觉得好了一点点,吃了第二剂以后她就慢慢觉得感觉又恢复了。她就这么喝我的华药,吃了一段时间觉得好了,速度很快,家属非常高兴。这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。我们用清补运的方法一起用上去,把毒素清除了,把她缺乏的东西给补上,然后把她气血运起来。一个多月后她自己就能开车了,开车跑到我这来给我道喜,说“我全好了,我现在能开车了”。那它会不会复发,我说你怕复发就再吃一段时间也没问题的。她把药又取了,大概坚持吃了两个多月,彻底好了。

患者:我这个病好了以后,我上网查了一下,才知道我那天其实已经差不多(不行)了,他(家属)说我不敢告诉你。

 

李:神经系统脱髓鞘这一类的疾病,是一种拖延性变延疾病,它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。拓展一下,一些其他很类似的一类疾病都可以治,比如说老年痴呆、帕金森症。在治疗过程中,你必须想到,按照西医的观点她这个是过敏性的必须要去抗过敏,那中药里面有没有抗过敏的呢?中药里面很多抗过敏的药,吃了没有什么副作用。这个病例的成功治疗使我受到很大的鼓舞,起码对这一类疾病我有一个启迪,知道以后怎么样去治疗这一类疾病。从那以后,有不少相类似的(不是这个病)神经脱髓鞘疾病、自身免疫性疾病,那我就接手治吧。

 

上一篇:

下一篇: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