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详情

美国的医术和困境:来自美国病人的自白

来源: 本站 作者: admin 发布时间: 2018-07-18 16:53:26 浏览次数: 112

在美国工作生活的叶女士,身患免疫性气管炎和免疫性肝炎,虽经美国医生的积极治疗,但每况愈下:激素治疗使肺功能逐渐降低以致坐着睡觉,肝功能持续恶化。在生命受到严重威胁之时,她在网上搜到一篇文章——“论西医在免疫性疾病的尴尬处境”,她立即到中国找这篇文章的作者李朝龙教授,并得到了李朝龙教授中药治疗。在服药40多天后,她获得新生的激动使她写下治病的全过程。现给大家分享,对读者了解美国医疗现状有所帮助。

 

患者感言原文

 

我这辈子遇见2个神医,一个是在神医92岁的时候走后门看的,一贴药把我基础体温升高2度,可惜半年后在省报看到她肺炎并发症去世了。

第二个是广州复大肿瘤医院的李朝龙教授,他创立了华医药,专门看疑难杂症、不孕不育、免疫性疾病等,比如哮喘,红斑狼疮之类。我自己亲身体验,目前还在复诊治疗中。

本人女,坐标美国,2017年4月流感引起咳嗽、哮喘,呼吸不过来,家庭医生激素治疗,抗生素都上了,只有激素第一天有点效果,然后5月回国到处找医生,诊断变异性哮喘,中西药都没有效果。6月回美,2次感冒,肺功能只有50%。肺部CT显示有unusual bacteria,大剂量激素治疗10天,症状减轻,肺功能上到78%,专科医生推荐到美国最好的肺部医院,预约到7月上旬。当时见专家的时候激素刚结束,症状不是太严重,但是过几天又回来了,然后做了支气管镜,肺部有积液,怀疑有细菌,做了细菌培养,顺便给了一个星期的抗生素。细菌培养需要一个月。

8月初电话告知没有细菌,血检有潜伏期肺结核杆菌。但是8月5日开始我全身发痒,巨痒不能入睡,低烧,恶心呕吐,一个星期后尿液浓茶,10天后眼睛黄疸。急诊去了大学附属医院,马上急诊住院了(住院5天,每天化验数次,B超2次,肝穿刺一次,5-6个医生询问病史,22日确诊为免疫性肝炎。前后共花费58000美金,保险折扣和保险支付了56000美金,自付1720美金)。因为转氨酶500多,黄疸10倍到12,正常是1.1,一住院5~6个医生来询问病史、去过的地方,特别问中国的中药。西医非常抗拒中药。然后每天抽血很多,做了一次肝穿刺。因为巨痒,给了止痒药和肺部的喷雾,别的什么药都没有,肝穿刺后,告诉我得了免疫性肝炎,同时另外的肺部专科医院也确诊免疫性支气管炎。

说到这里,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个是什么病?简单的说就是体内细胞不能分清病毒和器官的区别,直接自己攻击自己的器官造成炎症,不过不传染。因为是细胞级别的问题,所以无时不刻都在活动,等于炎症一直存在,至今西医的解释是基因里有,病毒或者药物激发的。因为免疫性支气管炎非常罕见,所以前面4个月一直查不出原因,免疫性肝炎在北美是1万人里有1.8个,所以住院2天通过肝穿刺确诊了。西医治疗免疫性疾病是采用激素和免疫抑制。肝部纯激素,肺部我吃的是艾滋病肺炎病人的药,超贵,有保险380美元一个月,没有保险2000美元一个月。这样吃了一个半月,肺部稳定住了。肝部在冬虫夏草的帮助下,只用激素,在10月首先黄疸退了,其他指标在下降中。曾经肺部全好过2星期,可惜风一吹,所有的肺部症状又回来了。最痛苦的事,预约当时只能约到3个月后,一点肺部的药物都没有,每天咳到吐,每一个小时里感觉最少要咳半小时.呼吸根本接不上来,睡觉3个枕头。

一直到2018年2月,医生一看肺部阴影又回来了,然后重新给开了艾滋病肺炎的药,说要每天吃,然后约了一个月后再看。这期间感觉最难受的就是肺,肝部也是不停反复。2018年2月谷丙转氨酶也从87升到480,身体各种不舒服.我个人感觉是喝姜汤喝多引起的,后来停了是下去了,当中黄疸还升高了2倍,整体低烧无力恶心呕吐。后来发觉是没有吃虫草,赶紧吃回去,黄疸2星期后正常了。同期医生引入另外一个药,不能常吃,如果没有作用对肝有毒性。我吃了2个月停了,不起作用。再引入一种直接过敏了。肺部同时在我要求下改便宜的一种喷雾,一个月喷一次的那种。一次250美元左右。但是还是稳不住,肝功能正常不了,肺部咳嗽哮喘一直在,到了4月还胸痛起来了,又开始排查心脏问题。5月肾的位置开始酸起来了。

说到这里,再说一下这个疾病发展的严重性。在西方这个是绝症,没有办法治疗,只能激素压制,让细胞进入休眠状态。如果就免疫性肝炎一年里可以稳定住,但是一般第2-3年会复发。10年里80-92%的病人会肝移植,同时有免疫性支气管炎的非常罕见,更不好的是我还有潜伏肺结核杆菌。这个肺部感染专家直接和我说,如果转氨酶500我给你用药,你立马做肝移植。转氨酶200还可以冒一下险,不过每个星期要监测肝功能,有反应立刻停止。我因为一直反复就一直没有开始。如果激素一直吃着就这样还行,我个人感觉,问题是医生不这么看。5月开始血检后已经是医生自己给我电话了,不再是护士。开始让我预约肝部传染科专家了。因为激素用久了,免疫系统下降,肺结核是一定会爆发,但是肝部稳定不了,用了药一定会肝移植。所以我处在无药可用的地步,换句话说我要准备身后事了,按照这个速度,生命是可数的,但是我才四十多。

既然西医不行,我只好转中医了,但是我不能随便看中医,因为肝本来就在活动,随便吃中草药,停止激素真会马上翘了。而且不是所有的医生对这个疾病都有研究。所以我上网搜了一下,一开始只搜到西医疗法,我不看,因为不会比美国西医更好了。天无绝人之路,立春之后一个夜里睡不着,上网继续搜索,居然给我搜到李朝龙教授的博客文章“论西医在免疫性疾病的尴尬处境”。我一看题目对症,西医治疗情况符合。然后读了文章直接联系了李教授所在的广州复大肿瘤医院。先直接官网联系,然后微信,联系的张医生预约了2018年5月底看李教授的疑难杂症科,当时听到挂号费5000,我爸和我争吵了几次就怕我上当受骗,病情加重.但是我看了文章再搜李教授简历,觉得成功可能性很大,直接预约了。李教授是外科亚洲一把刀,最近十年研究中药,创立华医药链接中医和西医。

3月定了飞机票,5月底到广州,顺便说一句我不是广东人,没有亲戚朋友在广州也没有朋友介绍认识李教授,纯粹网络搜到的。实话说我觉得理论看起来对,实际效果我也是忐忑不安的啊。但是李教授非常Nice,非常厉害,他让我3天激素减半,一个星期停了我吃了一年的激素。我喝他中药第一口,整整5小时不咳嗽。我立马觉得自己找对医生了。现在我已经第二方,差不多40多天了,身体状态是最近一年吃激素最好的状态,能正常工作,但是不能太累。要知道我5月飞回浦东机场的时候,因为空气质量,呼吸一下子就不行了,直接喷喷雾了。现在在激素停止的状态下,我咳嗽减少,呼吸能进入深一点的肺部了。这一共才40多天啊。另外免疫力上去了我就不用担心肺结核杆菌问题了。现在回到美国,医生的预约都取消了,但是血检下个星期做一个,让美国的西医看看,在没有激素治疗下我肝功能继续正常。目前我还在看病过程中,但是只从40天身体状况我知道我自己在好转中,持续一个多月的胸痛早没有了,腰酸没有了,回国前做一次肺功能的时候,深呼吸一下就吐到护士身上,这种呕吐已经很少了。另外我已经能一觉到天亮一个枕头了,回来前已经是坐着睡了。不管后面怎么样,现在的身体在好转中,李教授说可以治好。真是神医!

李教授的初诊费很高,但是他说是因为想更多的时间给疑难杂症病人看病,所以初诊挂号费贵。3个月内复诊不要挂号费,和生命比起来,和美国天价医药费比起来,飞机票加这些一点都不贵。

下面上图,英文的是我医院的病史药物医生档案,那瓶英文药就是艾滋病肺炎吃的药。现实就是中药能治好西医治不好的,中药是治病,西医是治标。但是不能否定西医,手术类麻醉真的西医非常好。别的就看情况了,不管如何,李教授正在用中药拯救我的生命拯救我家。

患者与李教授的合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