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详情

肠道里的“拦河坝”

来源: 本站 作者: admin 发布时间: 2019-12-18 09:43:24 浏览次数: 196

 

*文章出自《为苍生而战——李朝龙医学传奇》第三篇 第一章

李朝龙读研一开始,就通过了硕士研究生的英语免修考试。

没有英语课的压力,他又自学了第三门外语——日语。

读研期间,李朝龙感到,能够遇到王成恩、曹绣虎两位导师,是多么幸运的事情!

王成恩教授是我国肝脏外科的先驱者之一,是他首先在国内建立了原位规则性肝切除治疗肝癌的技术。早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,王成恩教授就曾代表中国,在莫斯科的世界肝癌外科学术会议上报告了原位肝切除术大宗病例,获得莫斯科国际博览会金奖。中山医学院的普通外科、泌尿外科、胃肠外科、肝胆外科以及血管外科,都是他在1964年创建的,其中曹绣虎教授负责肝胆外科。

两位导师都是医学界的权威,又都性格温和,治学严谨,并且对李朝龙格外器重。

尤其是王成恩教授,这个每天凌晨坚持跑步的老人,他坚持亲自带李朝龙做手术。

1985年,李朝龙提前半年完成学业,成为中山医学院第一个被批准提前毕业的研究生。两位导师非常想将他留下。可是,李朝龙对军队的感情无法动摇,回想起第一军医大学附属医院肝脏移植研究工作的中断,他就心痛不已。

没法顾及导师的感受,李朝龙回到了南方医院,是该院第一个外科毕业的研究生。

该是他回去担起责任、施展身手的时候了!

 

回院工作后,李朝龙很快和同事一起,完成一项犬的动物实验——“短肠的术式研究”。

刚获得实验成果,他就接诊了一位病情特殊的病人。

1985年8月的一天,已经怀有6个月身孕的年轻妇女车某,因剧烈腹痛前来就诊,门诊值班医生请在病房值班的李朝龙会诊,确诊为“急性绞窄性肠梗阻”,当即收入院。

紧急的术前准备后,李朝龙立即找病人的丈夫冯先生谈话。

“我必须要告诉你,手术的风险很大。”李朝龙神情严肃。“因为她的腹腔内可能已发生广泛性小肠坏死,需要切除大部分小肠。在切除绞窄小肠时,可能会发生严重的毒血症,这可能危及两条生命!”

李朝龙担心冯先生无法面对。

“此外,手术操作会刺激到子宫,也可能会引起6个月胎儿的流产。”

冯先生含泪望着李朝龙:“我明白……李医生,你救救她!”

“请相信我,我会尽力而为!”

 

“请相信我!”

这是李朝龙面对病人或病人家属时,常常说的一句话。

在他看来,医生的技术水平是关键,但病人的信任也很重要。病人信任医生,更容易配合,医患之间和谐,对治疗很有帮助。

 

车女士的手术在紧张的气氛中进行。

李朝龙开腹所见,正如术前的判断一样,约有一半的小肠发生了扭转并坏死。

这是由于不断增大的子宫将小肠往上推移,加上体位突然变动,导致小肠及其系膜旋转扭曲、血液循环障碍而坏死。

手术进行中,可以看见子宫在一阵阵收缩,随时都有可能流产,李朝龙非常担心。他快速切除坏死的小肠,干净利落结束手术。

术后,他又用中药,对车女士进行安胎治疗。

车女士康复出院三个月后,产下一健康女婴,全家都很高兴。

不料,产后第7天,车女士再次发生剧烈腹痛,性质与上次一样。家人立即送她前往医院,直接找已经熟悉的李医生。

经过检查,李朝龙做出的诊断仍然是绞窄性肠梗阻,必须立即手术,家属完全同意。

打开腹腔,眼前的情况使李朝龙为难了:车女士的小肠又发生了坏死。

这次是由于产后子宫收缩、小肠随之下降并扭转所致。

再切除小肠不可避免。

但是,切除后,车女士剩余的小肠约只有90厘米长。

人体腹腔内的小肠长度一般是3至5米不等,若不足1米,将很难维持营养供应,医学上称之为“短肠综合征”。

李朝龙想到“短肠的术式研究”成果,在“肠内修筑拦河坝,预防短肠综合征”,用在车女士身上再好不过了!

于是,他在车女士的小肠上筑起两道“拦河坝”,其作用是使食物通过小肠的时间延长、增加营养吸收。

手术顺利完成,车女士如期出院。

 

车女士出院后不久,李朝龙特意抽时间去随访,结果令人十分满意:“拦河坝”发挥作用良好,车女士并未出现营养不良问题。

五年后,车女士又生下一男一女。

 

后来,在遇到可能发生短肠综合征的病例,和已切除回盲瓣的患者中,李朝龙均成功地采用了筑“拦河坝”的技术,解决食物通过肠道过快的问题。

2019年10月,车女士(左2)探望李教授